当前位置:主页 > T元生活 >只见老王死,不见新王生:媒体无序时代的到来 >

只见老王死,不见新王生:媒体无序时代的到来

  

只见老王死,不见新王生:媒体无序时代的到来

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,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,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。

反服贸运动冲击了台湾的所有层面,朝野板块,世代矛盾,经济对决,当然还有最重要的:中国因素。在所有这些大辩论中,扮演中间媒介的媒体产业,则随着事件进展,极速地滑入了新的时代。

许多人哀叹旧媒体失去了话语权,新媒体抢下了事件最大的光环,但从另一个角度,也有人看见运动期间,传统新闻台收视率整体成长了三十五.五%(受害最深的则是日本台)。

到底谁胜谁负不是本文想要讨论的焦点,我更关切的反而是另外一件事,那就是运动期间所有媒体不管新旧,所有乡民不管支持或反对,都共同陷入的集体对战状态。我们好像陷入一场多人连线对战的集体狂欢:

到处找同志,造枪砲(这是比喻),提供相骂的火药,兵不厌诈地四处放谣言,任何有利文宣不用查证先转再说,所有消息都要冠上最耸动挑拨的标题,至于有没有扭曲或误导根本不重要,因为读者不想知道真相。读者只关切我方的弹药后勤够不够,谁越纠结真相,谁越让人乏味。

表面上懒人包、内幕踢爆充斥,大家都大义凛然,义正词严,实际上那些都是只是枪砲弹药的用途,而不是解释事实,说明因由的用意。

在求新抢快的线上媒体竞争之下,传统媒体几乎完全丧失查证的基本职业道德,有新闻先上,有眼球先抢,标题能有多狗血就多,平衡报导?您别说笑了。

所以我看不到任何有意义的胜负,只看见一场搬上云端的对战。新媒体很强吗?乡民很擅长使用高科技吗?那又如何呢?不就是现实生活的嘴砲、烙人重演一回吗?

科技始终来自于人性,这话真是太巧妙。驾驭云端武器的,仍然是五穀不分,六根不净的现代裸猿。我们的人性是旧的,社会结构是旧的,冲突是旧的,强凌众暴的霸凌心态是旧的,大脑只能区分敌我看不见複杂思辨的怠惰习惯也是旧的。

我不禁想起一个足堪类比的往事。在 Email 时代我们经历过一阵各种健康流言、都会传说和连锁信的疯狂转寄。后来这种转寄信慢慢少了,但疯狂依旧,只是换了载体,在 Line 上面你还是会看到惊人的各种小道消息到处扩散。

而在最新的反服贸事件中,让我们重温了人类对谣言的渴求。脸书时代人类的行为模式跟我小学时代并无不同,唯一的差别大约是,脸书上比较容易找到谣言的创作者。

载体虽然新,但人是旧人,而当旧的游戏规则不再适用,新科技只会让我们陷入新的无序。许多人感叹这是无解的难题。读者偏好和媒体流量惯性互相束缚,越新的媒体越陷入即时的回馈循环。而越仰赖乡民扩散的议题,越立场导向,根本无是非或基本可靠性可言。

太多人在社群上具有媒体的传播力,但他们不觉得自己有必要,负担任何我们本来责成媒体应该扮演的「社会公器」的角色。相对的,要求个人要有社会公器的自觉,现在也变得尴尬起来,因为媒体自己就已经不来这一套了。

旧时代媒体自许为社会公器的职业道德,追求权威可靠的品牌形象,如今已随风而逝。而对应新时代的新职业道德,应该怎样在陷入恶性循环的即时流量魔障之下浮现呢?这是我最近困扰心头的疑问。

老王已死,新王却迟迟不见蹤影。欢迎来到这媒体无序的新时代。

(更多老猫文章请看老猫出版侦查课)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