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T元生活 >伊格言:幻事录 >

伊格言:幻事录

  

伊格言:幻事录

小编碎碎念:哇咧没看作者还以为这篇是波赫士写的!

许多年前我曾构想过这样一则短篇幅小说:年迈的小说家绝症在身,病入膏肓。缠绵病榻弥留时分,他发现自己身处于一无人大宅之中。那是一座哥德风格的古宅,柔焦的白色光雾悬浮于室内。他步入一光度晦暗的空旷房间(约略是豪宅的主卧室吧?),看见一不可思议之巨大衣橱。面对大床,背靠砖墙,巨型衣橱的一整列共十七扇门静定凝视着他。他一一动手打开那些门,发现其中既无衣物亦无杂物,而是一幕幕他记忆中的场景──他的童年、他的婚礼、他失去童贞、重要着作出版、挚爱之人的临终时刻、某一时期远过于其彼时心智所能承受之荣耀或耻辱骤然临至之时⋯⋯等等等等。特别的是,那并他非真实记忆中的动态影像,而是一舞台布景般之立体静态物件组合。一凝结之瞬刻。十数座场景一一于门扉开启时乍现(天光涌入,带着被磨去的稜角,回忆中的场景旋转木马般被瞬时点亮),而各个场景皆各具其不同方式、不同粗细之工法。即以人物而言,或有悬线偶人,或有橱窗塑胶假人,或有细緻蜡像,甚或有拟似真人者。

小说家老人惊讶地看着各具相异质地,然而皆模仿自己过去之形象的,一个个的自己。时间暂停,布景如旧,而其间人物动作凝止,皆浑然无所觉。

如此场景,共十六座。然而尚有第十七扇门未曾被开启。那是最接近窗户的一道门(此刻,天光已暗下,景物于玻璃窗外灭去,仅见室内空间之倒影)。他在那第十七扇门前站定,正待伸手(门扉紧闭,像一对守护着秘密的脣瓣),突然,突然就领悟了那门后是什幺──

那是个中国套盒。「此时此地」的中国套盒。

电光石火。小说家老人正垂手静立于门扉之前。然而他知道,伸手开启门扉之后,那就是他的当下,他的此刻。他意识中所见的现在。具体的视觉印象是,门扉之后,衣橱之内正是此一卧房;他将看到他自己同样站在那卧房空间内的第十七扇门扉之前,而其内亦复如是。再其内;亦复如是。镜像反射,无穷无尽⋯⋯

时至今日,我早已忘了年轻时的我为此则小说所构想的终局(后来呢?后来怎幺了?小说家究竟打开了那扇门没有?甚至,小说终局是否存在?是否真有一「终局」?那曾具现于我某段时间的意识中,但终究灰飞烟灭尸骨无存?);然而我记得的是,小说题名为「幻事录」。〈幻事录〉:一则未曾被我真正写出,仅存在于我过去意识之中的小说。它曾化身为我中枢神经系统中的某些电流与化学物质,以此电流与化学成份之形式存在。而此刻我若有所悟:或许那正是小说的幻景,世界的幻景。波赫士笔下那吞噬了一切事物的阿莱夫。宇宙。许多年前我或曾揣想且索求着那门扉之后明灭不定的种种事物;但现在我了解答案只有一种:阿莱夫是个套盒,空间是个套盒,意识是个套盒,小说是个套盒,〈幻事录〉是个套盒,而套盒之内的内容正是套盒之外的内容。隔着那层容器(无论那是何种材质),那扇门扉,它诱骗了我,令我以一生的时间重製了一整座宇宙。

(本文为《幻事录:伊格言的现代小说经典16讲》后记)

伊格言:如何论证一代不如一代,与文明简史►►►除了生殖之外别无他物►►►犬系►►►
作者介绍:伊格言►►►

相关文章